揭阳文明网欢迎您! 今天是
网站首页 > 贤德人物
明代诗坛最后的辉煌
发布日期:2018-09-12

 黄奇遇诗碑嵌于榕城思贤路瑞兴巷绿园旧址一棵千年古榕树之中。 涂英鹏 摄
  明代是揭阳文学创作最为繁荣的时期,表现于作家队伍庞大,名流辈出,著作丰盛,精品频产,因而在岭南,在全国都有一定的影响。崇祯年间,郭之奇、宋兆禴、许国佐和林铭球等,创造了揭阳诗坛最后的辉煌。
  □彭妙艳
  群英荟萃
  “揭阳多士天下都”,这是早在宋代就已荣获的声誉。事实上,自宋代至明朝中后期,揭阳也确乎人才辈出,文事发达。但是自从嘉靖末年以后,因为兵燹不绝、灾害频至,民不聊生,于是六七十年间,文坛一派冷落萧条。及至崇祯这一明朝的末祚,随着揭阳“戊辰四俊”为主的文学人才的异军突起,这才一扫衰疲现象,呈现群英荟萃的崭新局面。
  历史上的文学创作队伍,其主体是士人和士大夫,而以士大夫为骨干,这是时代的特定国情所决定的。而明崇祯元年(1628)揭阳县学郭之奇、黄奇遇、宋兆禴,普宁县学陈所献、林铭球,以及崇祯四年(1631)许国佐、崇祯七年(1634)罗万杰的相继考中进士,登上仕途,这就为揭阳明代文学最后的辉煌积蓄了能量。
  群英荟萃,可惜显不逢时,在颠沛流离、艰苦卓绝中走完各自的人生。然而他们在乱世中的歌吟,因为带着时代的悲怆,带着个性独特的才华,而成为揭阳诗史,写下非同寻常的篇章。
  怀瑾握瑜
  明末揭阳诗人中的不少人,尽管经历、地位不同,成就也有大小,但他们怀瑾握瑜,在诗文创作上的贡献,却都是巨大的。
  创作数量最大,而艺术风格最鲜明的,首推郭之奇。郭之奇的著述,有《稽古篇》五十五卷、《宛在堂文集》六卷、《宛在堂诗集》六卷、《辑志副指》《新定道德经》《古诗唐诗大观评语》等。《宛在堂诗集》共分19集,收诗2840首。清代学者方拱乾有“字字皆心,直逼陶杜;苦吟孤诣,如与古人觌而吸其髓,及落笔为诸体,体必肖,肖心工,工必独成其致”的评语。其实,在明清改朝换代之际,经历与感受的不同,郭之奇的诗风有着明显的转变。其前期诗歌,闲情逸致,情韵绵绵。而后期则一变为慷慨浩荡,雄烈高昂。惠来近代诗人林廷玉评其就义诗篇,有“其浩气流露于楮墨间,而诗也可雄视一世”之语,人以为并无溢美。
  宋兆禴的诗歌创作,数量上没有郭之奇那样丰盛。但是作为一种心情表达,也从未有辍,就是罢官居家时,仍“与从昆弟大尔、兆榕觞咏其间,怡然自得”。诗集有《旧耕堂存草》和《学言余草》两种。郭之奇对于宋兆禴的诗作,有着较高的评价。他在为《学言余草》所写的序文中,有“今观尔孚诸诗,一往腾凌,不任羁束,则似以才胜者;撷华佩实,浚折多方,则似以学胜者;或为先驱,或为奔属,纷总离合,斑陆不纠,又似才学兼者”。诚然,才学兼备作为宋兆禴诗歌特色之一,今之学者,也乐首肯。
  诸家中以许国佐最擅个人特色的表现。清人扬州刘锡珽序其集,乃至有“玩其味,其中作喻有楞严味,奇怪有老庄味,预料时势如卜三式、行路难等篇,如董解元、邸报诸篇,忧国忧民,逼近老杜。且通卷天然真趣,不倚于人,浑然太白,岂今世之九转丹成,必前生坐破蒲团而来耶。语客曰:奇书也!不意此地竟生此人,而有此诗也!”嗜于诗酒,为诗瑰奇矫变独具天才的这位许国佐班王先生,一生所作甚多,见之群书著录的有《百州堂集》《班王数句话》和《旧庵拙稿》。遗憾的是屡经兵燹,散佚几尽。赖其后人许登庸收拾遗存编为《蜀弦集》刊刻行世。但是赖了此集,揭阳诗歌也就有头有面了。
  做过御史,巡按过宣大湖广岷藩的林铭球,是后来普宁知县蓝鼎元的叔祖。他在明朝灭亡的时候,曾与同科进士揭阳郭之奇、宋兆禴等人集会南岩,舒啸山林,一抒亡国之痛。与当时的各位同年一样,林铭球也勤于著述,合集者有《谷云草》《浮湘草》《铁崖集》《怡云堂集》《西台疏草》《宣云按察奏疏》《按楚文告》和《监军纪略》等。分别见于《普宁县志》《潮州府志》和《古瀛诗集》的著录,其诗为当时雅音古意之独存者,可惜这些著作在兵荒马乱的年代散佚几尽。现在能够读到的,只是片鳞只爪。
  罗万杰的著作主要是《瞻六堂集》《瞻六堂存草》等。后者存诗190首,有一时风雅之士若沈德潜者为序。其略云:罗贞卿“雅好为诗,凡出处之际,身世之感,无不寓之篇什,其诗真率自矢,不假藻绘,和平温雅,冲淡希夷,格合三唐,体兼刘白,散体之文真挚朴实,不事矜奇炫异,固风雅之正宗也。”是也就区别于郭之奇、宋兆禴、许国佐而自成一家了。
  方圆几十里的榕江流域,在一个动乱时期,而能有这么丰硕的诗歌创作成果,这除了说明这片土地文化深厚、贤才蔚茂之外,没有更好的形容了。
  色彩缤纷
  纵观明末揭阳诗人的创作,从题材上看,丰富多样,举凡若田园小景、感时咏叹、处远怀乡、羁旅思归、爱国忠君、忧国忧民,无不包含。而风格的追求与锻铸,也表现出各家的机杼独出,各擅胜场,总体而言,呈现着色彩缤纷的风貌。
  撷取各家有代表性的诗作于后,让读者管中窥豹中,有着对于这些诗人诗作的感性认识,应是不无必要的事。兹胪列如后。
  郭之奇《两溪明月》:
  双溪垂带曳榕城,最爱潮光涌晚生。半落市埃分皓月,平开天镜下孤清。遥山助色烟云扫,近野浮空藻荇迎。长忆元晖如练语,更添月意作江情。
  宋兆禴《咏屈同姓》:攘功世之常,何至忧思起。放逐臣之分,何至愤投水。胸有一部骚,不发不能已。骚卷留千秋,何关死不死。
  黄奇遇存世诗歌殊少,仅见于榕城瑞兴巷绿园旧址诗碑,和选录于乾隆《揭阳县志》的《过旧园序》诸篇。选后首抄之:夙昔烟花地,于兹杖履游。揭山犹历历,榕水自悠悠。爽气侵江月,清风入古楼。欃枪今扫净,景物自清幽。
  许国佐《下泸清》:
  从官无能漫笑今,水波历乱是予心。旧园欲我栽荒竹,观变何人早入林。他日山山应有约,此中泛泛故难寻。梦回一拂横舟剑,寒色空濛夜正深。
  罗万杰《黄岐山夜宿僧舍》:
  卧对才兹夕,深心冥见闻。禅堂一室静,月影半山分。夹树迷青霭,疏钟咽白云。萧萧窗外竹,幽梦易纷纭。
  林铭球《拟古》:
  苍苍涧底松,根干已如兹。饱经雪霜后,荣滋贯四时。天上有人语,守贞勿有疑。兰膏只自寇,玉折复谁贻。汝质既坚秉,风霆呵护之。
来源:揭阳日报网